謝謝大家的關心!!

這陣子陸續都有接到一些好友的電話慰問及部落格上的留言打氣
我真的很感動,也很謝謝大家...

事發到今天,已經九天過去了
時間真的過的很快
我從無法接受到平靜面對
畢竟,他老人家是因為車禍意外才離開我們的
這麼突然,要我如何接受呢?

有好幾個午夜夢迴,我都以為我父親只是暫時去友人家拜訪兼遊玩
很快地...
就會回來跟我們團圓

但...清醒後的我,總是失望又心碎的不得不承認
他老人家...已經離開我們了...
永遠都不會在回到我們身邊了


寫到這裡,說好不再哭的我...還是又哭了...





2/3 清晨5:30左右
我爸依照平日的習慣出門運動
走在每天必經的斑馬線,才差幾步,就可以進入公園了
此時,卻被一位趕著去開店的機車騎士給撞上了
我爸摔倒在地,騎士也摔倒了
怎麼摔的,沒人清楚
只知道派出所警察趕到現場時,我爸人是跌坐在地,肇事者是面趴地,滿臉是血
派出所警察說:當下,我父親的意識是清楚的!
請了救護車把我父親送到醫院後才通知了我弟弟
當我接到我弟的電話時,已經是早上的7:50了
當時我只知道,『我父親被車撞到,左小腿好像斷了,目前在急診室...』
趕到醫院時,醫生告知,我父親左小腿骨折,耳朵有一些外傷所以出血
後來陪著我父親去做腦部斷層掃描時,我父親還知道我是誰...

後來腦部斷層掃描的結果出來,醫生告知:
『我父親的腦部有一些血塊,範圍很散,情況沒有很嚴重,但需要進行密切的觀察及追蹤,
有可能血塊會自己吸收,也有可能血塊會愈來愈多、愈來愈腫...因為醫院目前的腦神經外科醫生休假,
所以我們必須要轉院...』
因為我父親是榮民,所以我們決定將他轉到石牌的榮總,畢竟他的所有病歷(我父親有心臟病)都在那裡
要做任何急救措施的話,在那裡我們也會比較安心
醫生還問我們,因為我父親已經83歲了,若是要轉院的話,這中間可能會有一些風險
雖然目前沒有什麼問題,但為了避免突發狀況,是否要幫我父親進行插管,以利隨時急救
我曾經看著我母親及我弟弟進行插管急救
我知道,那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跟醫生確認我父親目前的身體狀況後,決定先不插管
畢竟他老人家年紀那麼大了,我實在不想讓他有那麼多的痛苦吶...

就這樣,我們以為我父親應該沒什麼大礙才是
我邊陪著我哥在醫院等著救護車準備轉診邊閒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此時已經是上午的9點多了
救護車已經到了好一會兒了
但...為什麼我父親遲遲都沒有被推出來呢?
此時醫生出來了,他說:『準備要幫我父親換床時,他的血壓突然開始不穩了,有一會兒都
是降到50-60左右,這樣若是進行轉院是相當危險的事情,所以先留在急診室觀察,
待血壓回復至90-100左右,再來轉院吧』
我們當然同意啊,我才不要冒這個險呢!
但...這竟是我父親要離開我們的一個前兆,我們卻都遲鈍的沒有發現

後來我父親的血壓持續不穩,意識也愈來愈不清楚了
醫生建議我們還是要先幫他插管,避免若是需要急救時會來不及,雖然不捨,但我們也只好同意...
後來醫生請我們進去,因為我父親一直想要說話,但他寫的字沒有人看的懂
(因為我爸是外省人,他很會寫草字,當下又因為意識不太清楚了,所以字又草又黏在一起...)
我們進去後,也是看不懂
看著他因為插管,所以呼吸的很費力
摸著他的手如此冰冷(因為他的衣服在急診室時都被剪破了,這是為了需要急救時所必須做的事情)
我很緊張也很心疼,我只能請他先不要寫字,先好好休息
讓血壓穩定後,要寫再寫 (這中間,我一直都猜不到他到底在寫什麼,他老人家粉生氣吶!)
後來我緊握他的手,要他先休息不要再激動了
他此時漸漸安靜下來也回握住我的手(孰不知...這竟是他最後一次握住我了...)

本來血壓有一度恢復到80-100左右
我們想說,總算穩定了,只要再持續大概十分鐘,我們就可以轉院了
但...後來他的血壓又開始下降了,醫生建議我們先轉他們的加護病房,先把血壓穩定比較安全
但沒想到,我父親才剛推入加護病房
我們正準備坐下等待時,護士就出來說:『他老人家已經無意識,且瞳孔放大了...』

天啊!!
這是怎麼一回事,前一分鐘他老人家還好好的呀!!
雖然意識不是很清楚,但,至少他人好好的呀!!!
怎麼會?!
怎麼才剛進入加護病房就變成這樣?!!
我們都無法接受,也只能請他們盡力急救...
就這樣,我的父親在中午12:50左右,離開了我們...
走的非常突然,讓我們完全措手不及
他連讓我們再喊他一聲爸爸的機會都沒有,他就走了...
叫我們怎麼接受呢?





因為我父親是意外身亡,所以需要檢察官來勘驗遺體
當時,肇事者也在現場,他一直不想承認我爸的死跟他有關
還一直找很多理由想推卸責任
差一點我爸就要因為他的不認帳要進行解剖了
總算老天有眼,當醫生拿出我爸死亡的原因「顱內出血、左小腿斷裂」時,
他終於承認了!
此時,我們也才知道,我父親的左小腿並非醫生所說的骨折,而是斷裂
我父親因為年紀大,當時血壓又很不穩,所以醫生都沒有施以止痛或麻醉劑
他老人家到底是有多痛苦呢?
因為顱內出血所以才會造成耳朵一直出血
這些痛楚,我父親是如何承受呢?
他老人家意識清楚時,都沒有跟我們哀一聲,直到他插管後,才寫了一堆我們看不懂的字
不知道是想要跟我們說什麼,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
我好後悔決定幫他插管,若是不插管,我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想告訴我們什麼了...

肇事者完全沒有悔意,看得我們是氣憤不已
我們已經決定要提出告訴,現在,就只能等司法還給我們一個公道了

今年的年...過的很痛苦、很心傷
初二那天,當我聽到鄰居歡歡喜喜在團圓時
我只能不停的大哭
因為我不能回娘家跟他老人家團圓了
因為那天剛好是他老人家的頭七,我們要到冷冰冰的臨時靈堂幫他老人家做頭七及功德法會
(意外過世者,可進行枉死城法會)

我好恨...我好痛...
都是那個肇事者讓我們一家團圓的夢碎...

    全站熱搜

    安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