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引用自【六口之家】,請大家多多轉貼!

----------------------------分隔線就是我----------------------------

=以下所有文章內容歡迎大家轉載引用=

時序進入十月下旬的初秋
下著雨的淡水山上
多了一份迷矇和冰涼.....

這是我們上山拜訪福伯的第一次
隱藏在深山小徑的幾間鐵皮屋
長了老高的雜草幾乎將福伯的狗場整個遮蔽住



找了許久
隱約聽到陣陣狗的叫聲

這兒訴說了一個年近八十的退伍老兵和他的流浪狗兒
在這塊人人自顧不暇的貧瘠土地上
逐漸被人所遺忘的故事......
一段長達三十多年的人與狗的情感糾纏



邴福
是杯杯的全名
來自大陸河北省的他
有著一個很特別的姓氏

民國三十八年
當時只有21歲的邴福杯杯
跟著軍隊來到了台灣.....

從小就對狗有著特殊情感的他
因為不忍見路邊流浪狗沒吃沒喝的
於是便開始偷偷餵食部隊附近的流浪狗兒

久了
會跟在他身邊的狗兒變得越來越多
他把每個月的軍俸都拿來買吃的給了這些繞在他身邊的狗...

終其一生
邴福伯伯沒有娶妻生子
問他為什麼不在台灣成個家
他笑著答
"有那個人家的姑娘願意跟著我這樣身邊老帶著一群狗的人?"

就這樣
福伯從此的生命
全都給了這些朋友口中不值的"畜生"
他沒有結婚
沒有親人

在台灣唯一的姐姐過世後
姪女也因為他養的這一群狗漸漸和他疏離失聯.....

三十年前
福伯從陸軍兵工廠的中士退伍

他開始一天當大樓管理員
一天開計程車
慢慢的蓋了一個專門收養流浪狗狗的場子



跟著他的狗
多半是路邊不起眼的米克斯
不是有皮膚病
就是狀況差的

在送養不出去又不斷收養新的狗兒的情況下
福伯每月所賺的錢
完全要拿來花在這群狗狗的吃喝和治病身上.....

狗隻最多的時候
他曾經一個人收養了二百多隻的流浪狗
當年退伍領的退休金一百三十萬
就在這些年當中花費殆盡....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
福伯沒辦法繼續再做管理員的工作
當年從軍受過槍傷的腿
也因為在變天的時候常會風濕關節痛
而停止了開計程車為生

他靠著國家每個月給他的一萬多塊終生俸
和自己僅存不多的積蓄
繼續帶著他的一群不起眼的狗群們
在被好幾個不同地方驅逐之後
落腳在淡水觀音廟附近的一座山上......



一進到福伯圍起來的狗舍裏
見到的就是這一窩出生才不到一個月的幼犬.....

一頭稀疏白髮的福伯
熱情的直叫我們進屋坐....

但大家的目光
都被這一籠裏的八隻小生命吸引了....
同行的男人負責把所有要捐贈的物資搬下車的同時
我們女生就開始給小狗狗們拍照

我們心照不宣的
似乎都明白
這些新生的生命要趕緊送離開這兒

簡陋的嬰兒房
只有一盞燈光
母狗早沒有奶水了
北鼻們吃的是在這兒算"高檔"的罐頭

每一隻都不停的在拉稀
有二隻已經開始出現皮膚病感染
而這些孩子
才剛開眼來到這個世界啊~



這是狗媽媽
也有皮膚病的她
一直在小狗的籠子旁打轉不肯離開
邊抓著癢邊對著我們這些"外來客"好奇的打量....

把物資全搬完後
米咕姐將大家有捐出要給小狗們喝的代奶拿出來
告訴福伯給他們喝這個
別再吃罐頭了....

我示意福伯進屋
準備把大家的捐款拿進去請他點收


福伯住的小房間
還不停的有狗兒進進出出的
一台小冰箱
一台電視
和一張小床
杯杯說
他每晚都還和不同的狗狗們睡在一起....

這兒總共有將近八十隻的狗兒
在鐵皮屋的下方山腰下
還有另一區沒有皮膚病的狗狗被養在那兒

而這些皮膚有問題的
需要照顧的
就養在福伯自己住的小房間旁

當杯杯帶我們參觀到其中一間
專用來安頓狀況特別差的狗狗的房間時
頓時
我被眼前見到的狗狗震驚到不行.....


這不是狗
是只剩下呼吸的一隻隻"木頭狗".......

他們全身上下沒有一片是完整的
壞死的皮膚
發出陣陣惡臭
當中有幾隻還隱約看得出來是有品種的狗

福伯說
他們大多是撿來就這個樣了.....
雖然也請了獸醫試著要給他們治
但上山來看的醫生
都叫他把這群狗安樂死比較好......

沒有交通工具的他
帶狗叫計程車去看病來回一趟就要九百塊
司機還不一定願意載他的狗....

說到激動處
福伯的眼睛都紅了......

他不贊成安樂死
即便所有人都覺得狗狗這樣活著只是更加痛苦
但福伯依然堅持他的想法
要走....
也得等上天帶他們自然離開而不是人為的安樂 ...



因為這些狗
都是他的親人
他照樣給他們吃飯喝水清理大小便
即便當中很多隻
都已經形容槁枯
不成"狗"型

我看到福伯外省軍人倔強的脾氣
他說
"要把我的狗安樂的....我通通都攆走!!!"



這也就是為什麼
好幾趟有獸醫群願意免費診治這些狗
卻因為當中有一些被認為需要安樂
而遭到福伯堅定又憤怒的拒絕.....

一個難為的課題....
就如同站在人道立場和生命尊嚴來看
有人贊成把植物人安樂死一樣

但身為他們的親人
是不是有權利決定讓他們繼續活下去????

我不敢多待在那個房間
對我而言
見到狗狗這樣活著
就像看到地獄的長像......

抓癢
翻身
每一隻都不停的抓
抓到流出血水......

更嚴重的
似乎也放棄了自己
動也不動的蜷縮在一起
誰也不嫌棄誰的相依取暖......



這裏嚴重缺乏醫療
皮膚的疾病造成交叉感染
治好了這隻
那隻又開始掉毛....

八十隻狗一開口就要吃飯
一個月光飼料錢就得將近二萬塊...

這片空地福伯每個月要付一萬三的地租
之前雇用的幫手
也在日前因為不能負擔他的薪資而解雇

這兒
就剩福伯一個人
照顧著八十幾隻大大小小的狗了....

現在
有了大家捐的棉被毯子舊衣的
狗狗們冬天暫時可以得到溫暖
有了大家募集的飼料和款項
狗狗們也暫時能有一陣子的溫飽了......

然而
明年春天
當天暖花開的時候
福伯和他的狗群們
還能依然安然無恙嗎??

吃全素的福伯
自己的開銷不多
身體出了點小毛病就吃吃成藥
大毛病去榮總看病也花不到什麼錢

但狗狗們呢??
身子還算硬朗的福伯
堅定的告訴我們
"只要我還有一口氣....這些個狗絕對不能安樂死!"



天地不仁
以萬物為芻狗...

上天看眾生尚且相對等
我們又有誰有權力
替福伯和他的狗做生死和階層的分別呢??

傍晚
福伯擔心我們天黑了路不好開
頻頻催促我們快點下山

離開前
我上前握住杯杯的手
告訴他
"要保重!自己的身體也要顧!別只吃饅頭了~"
"大家捐出來的牛奶營養品的記得一定要泡來喝...."
說著說著
不爭氣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福伯不停的說著謝謝謝謝
似乎謝了好幾百遍......

大家上了車
福伯跟著送出門來...
一直叮嚀要我們開車路上小心

我搖下車窗
告訴他"天冷了快進去吧!杯杯不用送了!"

他還是站在那兒
一直揮手一直說著"再見再見....謝謝啊謝謝....."
就像小時候眷村裏的那些叔叔伯伯
客人來了要離開時
一定要站出來揮手再見到大家走遠為止.....

"杯杯再見!我們還會再上來看你!"
車子開遠了
福伯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矇矓細雨中.....

下山後進入城市的七彩霓虹
我們彷彿走了一趟人間地獄又回到原本生活的地方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怎麼做對杯杯
對狗狗們是最好......

我只想把福伯和狗狗們的故事寫下來
透過文字的力量
舒緩自己被震撼和感動不停的心....

山上的那一窩幼犬
八隻當中還有六隻狀況目前還ok的
福伯已經答應若有人願意領養就帶回去過好一點的日子吧!

小幼犬的照片連結如下

請點我帶我們回家!

歡迎大家轉載引用

願意領養的朋友可以留言或寫媚兒給我
指名想領養照片中的那一隻
((以顏色來區分/其中白色的有分垂耳和立耳二隻
另外還有黑色的一隻/ 四眼的一隻/ 小黃一隻/小花一隻))

我可以上山把狗狗帶下來先送到獸醫院去

第一次寫網站
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看到我的文字
第一次那麼希望自己能有更超高的人氣讀者群

因為只有這樣
才能有越來越的人看到知道

在淡水的山上
有著這樣一個傻的執著
一生都為了狗狗犧牲奉獻的老人與狗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六寶的甜蜜快樂生活

安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