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七點左右
威威用他那冰冰的鼻子把我叫醒
但因為我真的太累了
且平常起床時間都是七點半
因此我只是摸摸他後又繼續睡
不到一分鐘吧
又換安安來叫我了
我還是摸摸他 又倒回去睡
他們二個也很認命
看我不理他們 他們也走回去睡覺的地方趴下來
但睡不到一分鐘就發現房間粉悶
想說安安一定又把電風扇插頭給扯下來了
只好認命起床去插插頭囉

通常我若是從床上坐起來時
安安及威威一定會馬上飛奔過來找我
但今天真是怪了
安安及威威仍然趴在原地看著我
沒戴眼鏡的我 心裡一直浮出不詳的預兆
但仍說不上是那裡出了問題
當我準備要拿電風扇插頭時.......
那有什麼插頭呀!
安安雙手壓著線 嘴巴不停咀嚼著...
插頭吶?
已跟它的身體分離不知多久了 @@"



孤獨的插頭仍在苟延殘喘著...



我們後來撿起來的插頭及電線殘骸

天丫!!!
這時那有什麼瞌睡蟲作祟呀 早就不知道被嚇到東南西北那一區了哩
趕緊叫醒安威拔來當壞人
當然囉 安安又少不了一頓教訓
威威則被嚇到躲在我旁邊不敢靠近他老爹

雖然後來是確定安安沒有吃多少下去
但...仍然不懂
這個電線有什麼好吃的哩?
為何安安連這個也要吃呢???
難道...我們真的餓到他了嗎 v__v
(深深的反省中.....)

    全站熱搜

    安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